防范非法集资
警惕!农村里的非法集资陷阱

随着国家对农业的投入力度不断加大,精准扶贫的持续升温,很多农民或外出打工或就地创业,不少人已经走上了脱贫致富之路。然而,非法集资活动开始向农村蔓延,导致一些脱贫农民再次走向贫困。如何让农民远离非法集资的陷阱?平阴县人民检察院检察官通过分析承办的一些案例,警醒那些有投资需求的人们。
   “生物科技公司”集资上千万元

经平阴县人民检察院依法审查查明:济南东娇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06年4月。该公司在未经中国人民银行批准的情况下,为筹集经营发展所需资金,自2009年2月至2009年5月,采取每3个月或者6个月为一周期、月息5%到期返还本金及高额利息的手段,与投资人签订“项目投资合同”“项目宣传合同”“借款凭证”,面向社会不特定公众非法吸收公众存款,共计1094万余元。在此期间,该公司业务员赵某兰直接实施了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犯罪行为。经鉴定:赵某兰面向社会不特定公众94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,共吸收存款293万余元。

最终,考虑到赵某兰在案发后主动投案,并能如实供述犯罪事实,法院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判处其有期徒刑1年缓刑1年,罚金3万元。

“连锁超市”成吸金工具

2008年以来,山东利普商业管理有限公司以发展利普连锁超市的名义,在社会上以高息为诱饵,向社会不特定人员吸收资金。利息以1万元为单位,按天计算,每天10元14元不等,向肥城、东阿县等地群众非法吸收存款7124.3万元,造成群众损失4757万余元。被告人贺某花、吴某兰、孙某英等人系该公司业务员,在明知公司未经中国人民银行批准的情况下,积极参与该公司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犯罪活动,并且吸收了一定数额的存款,系单位犯罪的直接责任人员,应当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追究其刑事责任。

“农业合作社”骗了60多人

经依法侦查查明:平阴县德润农业专业合作社自2014年10月24日注册成立以来,未获得金融主管机关相关许可、未按照工商注册业务范围开展业务,而主要进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。犯罪嫌疑人常某同、周某材作为合作社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,崔某贵、马某俊作为合作社的直接责任人员,在合作社成立后,积极在平阴县孔村镇各村居发展业务员开展非法吸收存款,并以业务员非法吸收存款数额的多少为依据,给予业务员提成、奖金以激励,先后通过本人及业务员向不特定群众口头宣传在该合作社“存钱利息高于银行”,来引诱不特定群众到合作社存款,同时向已存款群众发放纸质《平阴德润农业专业合作社股金单》。至2015年6月9日,该合作社非法吸收社会公众61人存款共计140万余元,并利用非法吸收的存款发放贷款73万余元,获贷款利息3万余元。案发后,该合作社退还非法吸收群众存款140.6万元。

“担保公司”疯狂敛财

2012年3月,被告人孙某峰与被告人张某伟经商议,加盟山东瑞德投资担保有限公司,注册成立了山东瑞德投资担保有限公司平阴分公司,孙某峰担任该公司的负责人。分公司成立后,两人并没有开展经营投资担保业务,而是通过他人介绍,发展被告人张某香、陶某廷、郭某印三人为业务员,通过向群众宣传公司未来的前景、到期返还本金及高额利息等手段,向社会不特定公众非法吸收公众存款。

经查,孙某峰、张某伟共向不特定公众吸收存款本金693万余元,损失681万余元。张某香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本金228万余元,损失226万余元;陶某廷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本金205万余元,损失205万余元;郭某印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本金116万余元,损失100万余元。

5人因违反国家金融管理有关规定,非法吸收公众存款,数额巨大,被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追究刑事责任。特点某些不法单位利用了农民金融风险意识脆弱的现状,聘请当地有名望的、年龄稍大的农民为其在农村进行非法集资。

这些农民业务员被请到公司参观,被公司表面虚假繁荣的办公场所、给予的丰厚业务提成以及有风险准备金存款凭证、承担风险合同等迷惑,导致对这些所谓的公司深信不疑,心甘情愿充当其非法集资的拥趸,并成为非法集资顺利推进的中坚力量。

随着城市居民投资渠道的增加和金融风险防范意识的增强,一些公司打着合法旗号向农村进攻,这或许成为未来非法集资的新动向、新趋势。对于非法集资行为,应该抓早抓小,加强日常监管。对于打着“理财”旗号,行非法集资之实的公司,及早进行账目审查,将农民的血汗钱流失的风险降到最低。

在线客服 95531/400-8888588
友情链接
网站地图  |  企业邮箱

© 2015 东海期货有限责任公司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|本网站已支持

苏公网安备 32040202000232号 苏ICP备05003634号
2018-03-01